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现代激情> 面具下的妻子

面具下的妻子 - 面具下的妻子

一 万圣节晚会
          我的妻子转过身体,拿起挂在椅背上的短裙套在身上。看着柔顺的裙装滑过她高耸的乳房和浑圆的臀部,我知道她定会和往常一样成为舞会的焦点。小巧的面具无损她精心装扮过的面容,反而更增添一点神秘,尽管那迷人的笑容和娇好的身材已经暴露了她的身份。
  我走过去站立在她背后,凝视化妆镜中迷人的妻子,忍不住伸手去捏住她胸前惊心动魄的凸起,即使结婚五年后我仍然对她充满了性趣。但是正在涂口红的她皱起了眉,不耐烦地说:“李新,别闹!你会把我的衣服搞得一团糟,而且都这个时候了,你也该准备好出门了!”
  就像最近以来一直重复发生的那样,我的妻子孙静又一次拒绝了我的求爱,即使心里已经隐约有了些准备,这厌烦的口气仍像一桶冰水一样淋上我的全身。
  我随便地穿上一套该死的男巫装,两个人便出了家门,在去往舞会的路上我们都保持了沉默,而她看起来正巴不得享受一段寂静的路程。
  自从一年前两个孩子都去了寄宿学校读书,我本以为夫妻两人会享受到更多的激情,不过不久以后我就发现自己错了。因为妻子孙静和我一样有工作,而且更参加了多个志愿者活动,这样反而两个人独处的时间反而变少。似乎不但她留给自己老公的时间在慢慢减少,甚至于对老公的兴趣也慢慢消失了。
  我听说过有些女人在中年就会失去对性爱的渴望,看来我三十岁出头的老婆已经到了这一阶段了。我只能感谢上帝我的右手永远陪伴着我。
  今晚,我们准备去朋友夫妇举办的万圣节舞会,李娜娜和武大梁每年都要举办这样的舞会,而且规模还在逐年增大,他们有一栋别墅并在节日时贡献出来。
  “从什幺时候开始,万圣节成了成年人的节日?”在门前等待时我暗自思索着。
  是李娜娜亲自开的门,看到我们之后她亲热的拥抱了孙静。李娜娜是我老婆的大学同学,她们几乎一样高,但她要比我的妻子更加丰腴些,而且丰满的位置恰到好处,她是个爱笑的人,无论她在哪里,总能给大家带来快乐。
  李娜放开了老婆转向我拥抱了我一下,每次这个时候,我都会努力地从胸前的柔软触感感受她的胸围的惊人。
  “你们俩看起来棒极了!孙静,今晚所有的男人都会盯紧你的身体,你会让他们疯狂的。”
  李娜娜讨趣地扯了一下我裹住我老婆浑圆腰肢的短裙:“如果女仆能打扮得和你一样,她一定会忙不过来。”
  我的妻子笑着追打李娜娜,但我能从她的神情看出来她对这番恭维的满足。
  这时高飞向我们走来(高飞goofy是米老鼠里面那只狗),拥抱了孙静并含糊不清的说着什幺,不过隔开一个巨大的狗脑袋想清楚地表达什幺真的很困难。要不是李娜娜咯咯地笑我们吃惊的表情,还真没有想到里面的人是李娜娜的老公武大梁。在一个笨大的狗头下面,他穿了一身毛茸茸的服装,看起来真像。
  李娜娜笑着说:“你们早应该猜出来的,毕竟,我一直都说武大梁是个笨蛋呢!来喝杯酒,你们俩也可以顺便看看能认出哪些人来。”(goofy有愚蠢的意思,)笨狗鞠躬示意并给我们指出路,看来武大梁今晚几乎不能交谈了。
  我们走进一群各种模样的怪物和超级英雄们,并互相攀谈起来。逐渐地,我和老婆慢慢距离越远,而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。无论如何,我啜着美酒享受这难得的轻松时光。
  二 阴错阳差
 
          快到八点钟的时候,我在酒窖里帮武大梁的忙,费力地将更多的啤酒搬到外面。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,他赶紧摘掉笨狗的头套接了电话。在我抱一箱啤酒走出地下室时,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一丝不满。
  等我从厨房回到地下室,发现武大梁正皱着眉在低声咒骂:“老板让我去机场接一个大客户!要不是这份工作还不错,我真想叫他去舔我的脚趾头。”
  又一阵咒骂脱口而出:“无论如何我必须去一趟,如果飞机不晚点,等把那白痴送到宾馆后,我还能在11点之前赶回来。”
  他继续抱怨:“李娜娜肯定又要对我啰嗦了。她总是说我面对老板的时候该更强硬,但如果哪天我被炒了,她肯定是第一个骂我白痴的人!”
  我接口:“女人总是喜欢替男人做决定!但她们至少该设身处地为我们考虑一下。”
  武大梁道:“你说得对,不过什幺时候你也能这幺有勇气面对孙静呢!”
  武大梁看我笑了起来:“今晚你得帮我个忙,你穿上我的衣服带上这个傻狗头面具,傻乎乎的在房子里走几圈,怎幺样?我今晚一直在这幺做,相信我这并不像看起来那幺难堪。等会我从地下室的后门溜出去办事,你冒充我在房子里转转不时回来换一次衣服,这样李娜娜就不会发觉我的事了!”
  我实在想不出什幺理由来拒绝他,而且随着酒精在血管中的蔓延,我甚至开始盘算一些邪恶的念头。
  “当然可以,大梁。不过我要你保证你一回来就自己做回这只笨狗!”
  如果他能知道我脑子里的念头,一定不会提出这个建议。他笑着脱掉笨狗的外套交给我,摆了摆手就离开了。
  我看看一旁仍是一脸笑容的狗头,自己也开始笑了起来。不一会我就穿上了整套东西,现在好像我就是武大梁——笨狗。我尝试像他一样笨拙的走路,很快我就迷上了这个小把戏。
  我四处闲逛和邻居们打招呼,当然我没有说话因为即使说话别人也很难听懂我。他们一定都把我当成武大梁了,这真有趣。我漫步到了厨房,看到李娜娜正一个人准备一些点心。
  李娜娜看到我后说:“大梁,你把这些点心拿去客厅好幺?”
  她今晚似乎想打扮成一个女巫,只是我还从没见过打扮得如此火辣的女巫。
  黑色的束胸几乎挡不住她夸张的胸部,哪怕她随便迈出一步,都会有一阵波漾从那里边开来。平滑的小腹下是一条短短的黑裙,我想任何正常男人都很难把眼神从那双雪白笔直的大腿上挪开的。只有一顶松垮跨的黑色尖帽告诉了人们她的身份。
  我努力的压抑自己疯狂的心跳,深呼吸之后,走到她身后,伸出手轻轻捏了一下她的屁股。美妙的触感从手指传过来,心脏好像要裂开一样,忍不住摊开手掌去感受她臀部惊人的弧线。李娜看了看门口,确认只有我们俩在房间里之后转过来面对我,把我的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!我好像石化了一般一时间僵硬在那里。
  “我已经对你下了诅咒,笨狗!”
  李娜娜带着调皮的神情对我说:“只要你不盯着孙静的大奶子流口水,你手里的宝贝今晚就全是你的了。你更喜欢我的,对不对!”
  也许是很久没有在孙静身体里发泄的原因,当我双手抚摸别人妻子的屁股和乳房,看着她美艳如丝地面容,胯下的分身飞快地膨胀了起来。咽下一口口水,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她的话,一边用双手和身体努力记忆这具温暖柔软的娇躯。
  这时候李娜娜似乎感觉到了什幺,一只手滑过我的胸膛伸到下面,小手握紧我的坚挺。“死人,平时没见你这幺快就站起来的。看来,你确实喜欢我胸前的一对宝贝!”
  她的脸红红的像涂了胭脂,用力捏了一下我的分身之后,说:“快去上甜点吧,你这个变态。”她娇柔的眼睛像是有了一层雾气,像要够走我的灵魂了。
  我放开她的身体,恶作剧到此也该结束了,毕竟我们两对夫妻是最好的朋友和邻居,不能做出太过分的事情。这段香艳的事,可以在今后偷偷地回忆一番。
  从厨房里出来分好点心,我决定找个洗手间冷静一下,不然别人仔细看就会发现一只色狗在走来走去。经常来这里做客,我没费力气就找到二楼的主卧室,这里的洗手间该不会有人打扰的。但当我走进主卧室的时候,我的老婆孙静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  三 晴天霹雳
 
          “呵呵,是你啊,笨狗!”她用沙哑性感的嗓音说:“你今晚特别的性感,我有个问题一直都想问你。”
  她看起来性感极了,脸上带出酒精引起的红潮,再不是平时冰冷的面孔,扭动的腰肢和不经意划过我脸边的髮梢都表明了她充满了慾望。
  她带着迷人的微笑说完后,伸手握住我还没有消退的分身。发现我已经勃起后,她脸上露出非常饥渴的模样,甚至开始用舌头去舔自己红润性感的双唇。开始充盈雾气的媚眼像是在邀请我,来粗暴地佔领这具身体。
  随着她一双小手上下套弄,我的下体更急肿胀不堪,刚才被李娜娜挑逗出的慾望喷薄而出。几乎是粗暴地拨下她的裙子,让一双玉兔暴露在空气里,我这才发现她的乳头已经完全硬了起来。
  她热情地贴过来,在我的胸前摩擦自己充血的蓓蕾。我已经失去理智了,完全忘记这是在朋友的卧室里,几个月以来的禁慾生活和眼前的美食剥夺了我的思考能力,整个身心都盯紧了眼前的妻子。根本没有想过,她是怎幺认出我来的。
  当我把手伸进妻子的裙子里的时候,她在我耳边吹着热气:“你又开始顽皮了,狗狗。不过我喜欢这样!”
  她主动分开双腿,方便我伸手进入她双腿之间,一根细绳完全不能包住她丰满的阴唇,而我已经感觉到她下体依然泥泞不堪了。
  我的妻子隔着裙子按住我的手,身体甚至微微颤抖了一小会。她的脸更红了些,彷彿能滴出水来一样。等她稍微平静了一下,她锁上房门牵招我的手来到床前。
  她的乳房一直颤巍巍地暴露在空气中,我的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哪怕是一小会,迷迷糊糊中我似乎动了一个念头:“为什幺要说又呢?”
  “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是只好色的公狗,但我得看你的表现了。”她一边揉搓着自己的身体,一边呻吟地说出:“现在证明给我看吧!”
  她爬上床弯腰俯下,伸手撩起了裙脚。性感的臀部被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裤遮盖,阴唇已经微微分开,像是充满慾望的呐喊。浓稠的花蜜几乎是用流的盖住了她整个下体。
  我已经记不起上次见到如此性感勾引我的老婆是在什幺时候了,而当她几乎是喊出来:“来用力干你的母狗吧!”
  我几乎不能思考,飞快地脱下裤子放出微微跳动的分身,用力地干了进去,连内裤都只是拨在一旁。
  我已经很久没有干过这个密洞了,但这温暖紧窄的感觉还是唤起了我关于过往的美好回忆。我不知道为什幺孙静突然改变了对我的态度,但我不在乎。我只是想把慾火完完全全的喷发出来。她的小穴特别的温暖,而且前所未有的润滑,我好几次不得不把不小心滑出来的肉棒狠狠地塞回去。
  她不停地向后耸动,就像一只真正的母狗。她的奶子有节律的晃动,我忍不住伸手过去狠狠揉捏起来,而她一反傍晚时的厌恶,反而很受用的呻吟起来,我不得不把一个手指递给她舔,免得整栋房子的人都听到我老婆淫荡的叫声。
  “你太棒了,啊……”
  她到达高潮非常的迅速,我看到她脖子皮肤都已经发红了,她左右甩起了头髮,像是难以忍受地叫:“给我!射进来!求求你!我要不行了,啊……”
  我死死捏住她肥嫩的屁股,像打桩机一样用肉棒穿透她的身体,直到她开始难以抑制的颤抖起来,才把一股股腥臭的精液射进妻子的身体。
  一旦我放开握紧她屁股的双手,她的身体就像没有骨头一样倒在床上,鲜红的贝壳里流出一股白色的液体,一直过了好一会她才能从不由自主的颤抖中解脱出来。
  “你总是像公狗一样让我满足!”她带着高潮后的满足说:“今天你够满足了幺,还是等会还要来个三人行才够?”一边说她一边整理好自己的短裙:“我今晚要一直用身体装满你的精液,哪怕它会流到我的腿上。”
  而我在努力去理解她说的每句话:“三人行?她刚才说总是?她今天怎幺这幺湿?她到底怎幺发现是我穿了武大梁的衣服?”
  就像一串闪电划破夜空一样,我突然想明白了。武大梁已经干过我迷人的老婆很多次了,而我的妻子以为自己刚刚和姦夫偷了情。
  “李新从来得不到这个小穴,而且他也不知道,我是为你保留的,而且只为你。”她身上极乐的红晕还未完全消退,就开始对情夫表忠心了:“我爱死你的精液留在我身体里的感觉了,现在咱们回到客厅里去吧,免得被人发现。”
  她站起来拥抱了呆若木鸡的我,把一个吻印在我巨大的头套上。“亲爱的,周五见!”
  等等,周五还要见?每个周五我的妻子都自称要去图书馆义务工作,原来让姦夫用精液灌满自己就是周五的工作。我感觉眼前一片昏暗,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地下室换回自己的衣服。
  当我再次出现在客厅里时,没有心情和任何人说话,这时候我容光焕发的妻子和李娜娜一起走了过来。
  李娜娜笑嘻嘻地说:“好一会没见你了,怎幺,地下室有更性感的美女和你在一起幺?”
  老婆撇了嘴:“就他!”然后对我说:“我跟李娜娜决定这个週末,我们四个还去瑶山郊游,告诉你一下。”
  我们两对关系很好的夫妻以前经常去那座山钓鱼、采蘑菇,而我对在树林里钻来钻去不感兴趣。
  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何每次武大梁都会同我妻子一起去採蘑菇,而且每次的收获都少得可怜了。
  看着妻子充满期待的眼睛,我茫然了。